蛟洋资讯
社会 汽车 家居 历史 美食 时尚 宠物 文化 教育 母婴育儿 军事 情感 时事 健康养生 综合 国际 动漫 音乐 体育 搞笑 财经 娱乐 旅游 科技 游戏 星座运势
蛟洋资讯 > 教育 > 大学该允许新生自由选择室友吗

1926年,威斯康星大学出版了一本男生宿舍小册子,上面写道:“在这里,银行家和农民的儿子可以相互理解。”今天回顾这本小册子会让人觉得似曾相识。自开学以来,许多大学都重新强调了这一理念:让学生宿舍成为一个多元化的集体空间,让学生接触来自不同背景的同龄人,并实践“与同龄人相处的艺术”。

"学生应该学会与不同于他们的人和想法打交道。"

许多新生希望选择室友。大多数人会选择他们已经认识的同龄人,或者在初次接触时有良好印象的同龄人。脸书等社交平台为他们提供了便利:他们在入学前在网上添加朋友,并根据网上收集的信息提交室友申请。

美国大多数寄宿学校允许学生选择室友。根据美国大学住宿管理协会2018-2019年度调查,一些学校会要求新生填写宿舍分配问卷,一些学校会要求新生在学校的室友匹配平台上公布个人数据,甚至直接在平台上匹配室友。匹配室友的常见标准包括:个人习惯(如清洁度和吸烟状况)、学习兴趣、爱好等。其他学校已经为新生安排了详细的个性测试。例如,北卡罗来纳州戴维森学院几十年来一直使用迈尔斯-布里格斯测试来判断学生的人格特征,作为分配室友的基础。

但是最近,越来越多的学校改变了他们的做法。例如,从2013年起,纽约大学将不再允许新生选择室友,并安排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住在一起,“考虑但不确保学生的偏好能够得到实现”。去年,纽约北部的高露洁大学暂停了允许新生在开学前选择室友的政策。塔夫茨大学和杜克大学等学校随机给新生分配室友。

许多学校管理者对学生在社交媒体上的自我分类方式持怀疑态度。"脸谱网、个人资料和语音记录可以透露太少的信息."西北大学宿舍主任卡洛斯冈萨雷斯说。

新生想选择自己的室友是可以理解的,但是在学校看来,学生想要的室友不一定是最适合他们的。"从长远来看,本能并不总是对我们有利的。"达特茅斯学院的经济学家布鲁斯·萨塞尔多特(Bruce sacerdote)在一篇文章中写道,“我们自然会被我们的舒适区所吸引,并找到高度相似的伴侣。然而,人们上大学不仅是为了获得学位,也是为了超越他们的舒适区,学会与不同于他们的人和想法打交道。”

“我是个挑剔的人,对一切都持怀疑态度。当我刚进入大学时,我想选择我的室友。”纽约汉密尔顿学院的毕业生雷切尔·哈肖说,“如果学校给我选择室友的机会,我永远也找不到我现在的室友。”学院要求新生填写一份详细的问卷。根据调查结果,学校为六个人安排了宿舍,其中一个是垒球运动员,另一个是喜欢戏剧表演的金发美女。对内向的哈肖来说,他们都不像朋友,“我很害怕。”同样,在学前在线调查中,她的室友没有一个对她感兴趣。然而,毕业后,她仍然和两个人住在波士顿。

"大学生活让我和室友跳出了我们的舒适区。"哈肖说,“我在大一有很多不愉快的经历,但这就是大学的全部意义。这些经历丰富了我,造就了今天的我。”

室友关系对一个人的生活非常重要,尤其是对新生室友来说。因此,为新生安排室友需要额外的照顾。研究发现,如果室友相处融洽,他们的语言表达会越来越相似。室友也会对彼此的表现、职业选择、信仰和社会习惯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。

“室友教会我们宽容和适应”

有些人不愿意花时间和精力在室友关系上。与绞尽脑汁寻找人际关系相比,一些经济富裕的学生更喜欢租单人房。斯宾塞·凯斯林在南卡罗来纳大学大一时有过糟糕的室友经历。"我真的不想和别人合住一个房间。"因此,当他转到南印第安纳大学时,他要求一个自己的房间。“独居的最大好处是保护隐私。此外,在学习时,人们可以更加注意。”

纽约大学社会科学系主任道尔顿·康利(Dalton Conley)认为,通过室友,学生可以了解不同的文化,打破传统观念。这些经历非常重要。然而,人际关系还有另一个重要方面——如何接受非常不同的生活方式。"室友教会了我们宽容和适应。"康利说,“在这个日益个性化和数字化的世界里,这样的社交机会并不多。”

对于那些长期不和别人住在同一房间的大学生来说,这样的选择会产生深远的社会影响。自20世纪以来,家庭成员的数量一直在稳步下降。“过去,我们和家人住在拥挤的小房子里。现在,我们有了越来越多的个人空间。因此,对大多数人来说,大学宿舍的经历是体验集体生活的最后机会之一。”康利补充道:“如果这种经历逐渐消失,我们在进入社会之前与他人达成契约的最后机会也将不复存在。真遗憾。”

大多数学生都能理解学校的良好意图。调查公司“skyfactor”对2015-2016学年为学生安排室友的15所高校进行了调查。在接受采访的20,000名学生中,一半对室友“非常满意”,而只有十分之一的学生在大一后要求换室友。

甚至已经有一间单人房的凯斯林也在寻找新室友。尽管他在大学一年级时和室友关系不好,但他认为他应该在大学生涯中至少有一次集体生活的经历。“我仍然相信有许多值得称赞的地方可以一起生活。集体生活有助于发展一些非常重要的生活技能。即使你和室友相处不好,通过这次经历学习冲突管理也会对你未来有所帮助。”

自由选择宿舍加剧了贫富两极分化。

过去,决定不同宿舍价格的唯一因素是它们是单人间、双人间还是四间。现在,任何细微差别都可以反映价格差异。例如,罗格斯大学租金最高的新公寓配有私人浴室、冰箱、微波炉、洗碗机和其他设备。

不同宿舍之间的价格差距会越来越大。随着高校联邦预算的普遍削减,越来越多的高校不得不利用宿舍和餐饮的利润来填补资金缺口。房地产公司也想从学生租赁市场中分得一杯羹。他们在校园周围建了学生公寓,里面配备了游泳池、健身中心、厨房、洗衣机、烘干机、阳台、游戏室等。

美国校园社区房地产公司拥有206处房产,通常位于大型公立学院和一些私立“贵族”学院附近,如佛罗里达州立大学、亚利桑那州立大学、南加州大学和得克萨斯大学。仅在2010年,房地产公司“学院住宅”就投资7.2亿美元开发学生公寓项目,包括密歇根州立大学和德克萨斯A&M大学的项目。这些校外公寓比校内公寓法规更少,租金更高。例如,普林斯顿大学附近学生公寓的月租金是1126美元,而普林斯顿大学的月宿舍费用是926美元。罗格斯大学新建校区一套两居室公寓的月租金为1074美元,而校园宿舍一套双人房的月租金为832美元。这种差异足以让低收入家庭的学生被拒之门外,因为学费已经让他们不堪重负。

韦尔斯利学院社会学教授乔·斯温格(Joe Swingle)指出,自由选择宿舍会进一步分化学生群体。兔子麦克伯特是他家第一个上大学的人。他毕业于明尼苏达大学,周围是一栋私人开发的学生公寓大楼。“我感觉到了这种差距。”她说。

威斯康星大学教育政策研究教授南希·肯德尔(Nancy Kendall)指出,住宅差异化会产生更复杂的影响。“低收入家庭的学生住在破旧的宿舍里,而富裕家庭的孩子住在宽敞明亮的房间里,楼下有咖啡馆,房间里有空调,还有健身房。它向来自贫困家庭的学生传递了这样一个信息:即使他们取得了学业上的成功,即使他们努力进入这些大学,他们的价值也不如其他学生。”

快三技巧 重庆快乐十分 澳客彩票 五百万彩票网

上一篇: “dama”,了不起
下一篇: 养花也有奇葩事,家里养棵它,盆里长出小动物

免责声明:本网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,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。 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,可与本网联系,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。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vinsdemanxol.com 蛟洋资讯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